浙江打造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平台 数字赋能助力监督提质增效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2-07-06 09:45:57

金华市婺城区纪委监委聚焦村级事务规范化运行,将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大数据碰撞、对比、预警的问题信息,交由各村级监察工作联络站接单跟进监督,激活村级监督“神经末梢”,数字赋能提升基层监督质效。图为当地纪检监察干部在应用驾驶舱内查看村级高频事项模块状况。金华市婺城区纪委监委  吴敬连 摄

“以前提了意见建议,结果到底怎么样也弄不清楚,现在不一样了,通过村级小微权力‘监督一点通’平台提建议更加智能、便捷,不但有结果反馈,而且整个过程都清晰可见,我们建言献策的动力更足了!”提起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龙游县庙下乡庙下村村民朱达进越说越有劲儿。前不久,他通过该应用向村监察工作联络站反映近期频发盗采砂石事件,建议村里加大巡查力度,防止村集体矿产资源流失、降低汛期安全隐患。村监察工作联络站立即“接单”、全程督办。两天后,庙下村组建了动态巡查队,分组分片对重点河段开展动态巡查;一周后,庙下村对村内3个重点河段安装了监控,24小时实时监管。

群众能感受到参与监督有结果、有价值,百姓身边的“急难愁盼”问题能及时化解在属地最小网格内,离不开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的智能辅助、持续发力。这是浙江积极探索数字赋能推动基层公权力监督方式变革、以村级监察“智治”模式更好释放基层监督效能的具体实践。

杭州市上城区丁兰街道纪工委指导支持皋城村打造“云上皋城”数字驾驶舱平台,将村民信息、民生实事、三务公开、信访反映、共同富裕等数据一体纳入驾驶舱,并实时更新,通过数据分析、流程再造、分层授权等方式,推动基层监督走向数字化、精准化。图为皋城村监察工作联络员对“云上皋城”数字驾驶舱平台相关内容数据进行浏览分析。杭州市上城区丁兰街道皋城村监察工作联络站  林增斌 摄

为破解基层监督智慧化程度低、监督精准度低、问题发现难等瓶颈,去年以来,浙江省纪委监委紧紧抓住数字化改革的有利契机,以“整体智治、系统集成、协同高效”为路径,构建全面覆盖、上下贯通、运行高效的基层数字化监督体系,不断提升基层监督科学性、精准性和协同水平。贯通省市县乡村五级的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率先破题并在全省推广,该应用聚焦老百姓最关心的村社高频事项和小微权力腐败易发多发环节,对村级工程、资产资源、劳务用工、村级采购、困难救助、印章管理等六大村社腐败易发高发权力事项进行动态监督、实时预警,让百姓身边的公权力运行和监督全程“在线”。

在新昌县澄潭街道社古村公交综合站建设工地,机声轰鸣、工人奔忙,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公交综合站是今年县里的重点工程,这么大的工程,叫了那么多次小工,如果像以往一样要几个月后才能报账结算,很容易算错账。”该村党总支书记直言,“现在有了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每次务工开支都在网上走流程、公示明细,哪一天哪些人做了什么工作,显示得一清二楚,大伙儿就都安心了。”

从人工记账、累计累报,到线上留痕、实时公开,从村干部随意派工、虚假务工“后知后觉”,到用工全过程线上派发、全流程线上公开倒逼审批规范,在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的助力下,新昌县村级务工管理方式更加公开透明,基层监督进一步融入基层治理。

安吉县纪委监委以“村务清”公开和监管平台为抓手,创新村级事务管理模式,群众足不出户就能对村级“三资”使用、工程建设、民生资金发放等情况进行实时查看和监督,发现问题及时反映举报,真正将基层监督的触角覆盖到群众身边。图为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村民通过“村务清”扫码功能对村级事务开展“指尖”监督。安吉县纪委监委  殷兴华 摄

如何用“算力”代替“人力”发现基层公权力潜在问题,是基层监督数字化改革的重心,也是基层监督“最后一公里”能否实现“智治”的关键。浙江省纪委监委用监督模型把海量数据和监督需求连接起来,通过数据抓取、碰撞比对等,动态感知、精准识别基层公权力运行中的廉政风险,实现监督从线下到线上、从事后到事前、从“瞪大眼睛看”到“数据碰撞算”、从单独作战为主到全面贯通融合的转变。

预警核查是数“智”监督工作的重要一环。在浙江省纪委监委的督促指导下,各地有序开展红色预警核查。今年年初,宁波市鄞州区纪委监委收到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涉及“劳务用工”领域的红色预警,显示横溪镇某村3名村干部违规领取工资以外报酬。经查,预警情况属实。随后,横溪镇纪委对3人进行提醒谈话处理,并将超发部分共600元予以追回。

随着基层监督智能化、数字化程度不断加深,小到违规领取村社劳务补贴,大到侵占受贿问题,都能“一网打尽”。浙江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在推广使用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过程中,均取得了实际成效。杭州市临平区纪委监委通过信息对比碰撞分析,发现一起名下有注册企业却仍在领取低保补助金问题,挽回经济损失近12万元;衢州市柯城区纪委监委核查应用提示的31个村存在临时用工虚报、多报等问题线索,查清54名村干部违规领取务工补贴问题,追回资金16万余元,追责问责14人;宁波市海曙区纪委监委对村级工程项目进行全生命周期监督,推动完善《海曙区限额以下村级工程交易管理办法》《参建单位履约信用评价规定》,廉政风险得到进一步防控。

据统计,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上线运行以来,村社覆盖率已达99.93%,发出预警27800条,处理2539人,追回损失2672.88万元。

对发现的问题实现闭环监督。浙江还建立起“预警处置、问题归集、面上整改、制度重塑、成效评价”的数字化监督闭环管控流程,截至目前,应用已生成问题清单220份,推动开展闲置资产处置、工程直接发包比例过高等专项治理89次,推动完善省级层面制度9项、市县层面制度116项,真正发挥大数据的监督治理效能,将基层公权力关进“制度+技术”的笼子。

浙江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聚焦基层行权数字化覆盖面、模型构建、预警处置效果,持续深化基层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推动制度优势释放更大治理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