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情深” 抱团贪腐
来源:杭州廉政网    发布时间:2021-06-04 09:00:34

“我被留置后,妻子整天以泪洗面,孩子还会问爸爸去哪了,听到这些,真是心如锥刺。”忏悔书写到这时,任骅用双手捂住眼睛,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任骅庭审画面

任骅,杭州市拱墅安保公司原副总经理兼保安二部经理。经查,他伙同祖道华、黄加裕等班组长同贪共腐,涉案金额高达3000多万元。在庭审现场,面对公诉人的指控,任骅均无异议,自愿认罪悔罪。

藤蔓交缠 抱团牟利——扭成贪腐"军团"

“最初,我的想法很简单,跟着我的兄弟们都有肉吃。”回顾过往的一切,任骅几乎每次违法都和几个人的名字密不可分:祖道华、黄加裕。

翻阅任骅、祖道华等近40页的严重违纪违法案审理报告,每笔赃款几乎都是他们“联合作战”的结果。

2005年1月,任骅入职杭州市拱墅区安保有限公司。2019年4月任副总经理。祖道华等人在公司任职年限均超过10年,多年工作相处,他们形成了彼此信任的上下级关系。

早在2012年,在承接一个安保服务项目时,任骅、祖道华通过虚报人员考勤的方式,套取了2000多元。“当时,我没有一人独占,给了祖道华几百元。”任骅说,这也是他一贯使用的人心“套路”。

得到领导分给的这杯羹,祖道华也心生感激,对任骅交办事项“尽职尽责”。

任骅与黄加裕等人的关系,大体上与祖道华相同,类似“带头大哥”与“跟班小弟”。在他们共同“虚造保安”套取公司钱款时,任骅出谋划策、祖道华安排部署、其他人等末端落实,非法敛取的钱财,任骅拿三分之二,分给班组长们三分之一。班组长们在自己的领地里“各自为战”,造表上报,彼此签字证明,任骅把关审核,事后层层“进贡”答谢。

“哥有肉吃,弟有汤喝”的分配方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油水关系,支撑他们贪腐行动中配合默契,以致在违纪违法道路上行走得“顺风顺水”。

2012年至2019年,任骅伙同祖道华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虚报保安人员名单、虚假考勤、虚开发票走账等形式,共计套取拱墅安保公司公款2394万余元。

虚报冒领 深夜提款——老鼠搬空粮仓

通过亲戚朋友,或借助社保挂靠人员,或利用离职人员,将其虚造成在职保安,给其交付社保金,又虚构考勤表,按月发放工资,然后将这些钱套归己有。这种“虚报冒领”的操作手法是任骅团伙的一贯伎俩。

经年累月,小老鼠搬空粮仓。

2012年5月至2019年8月,任骅伙同祖道华利用各自职权,在保安二部管理的多个固定或临时安保项目中,通过上述方式,非法套取拱墅安保公司公款1151万余元,搜查出来套现的银行卡、存折却多达200多张。

“把这么多卡、存折里的钱取出来,一般会在深夜进行。”据任骅、祖道华供述,另一个人黄加裕担负着提现取款的任务,为了隐匿非法行踪,每月工资打到卡后,黄加裕会选择在午夜,带领四五名自己信任的保安到取款机上取款。一般要换3家银行,把取款机的钱取光,才能将卡里的钱全部取完。黄加裕的“辛勤付出”,给自己捞到20万元好处费。

营私舞弊 中饱私囊——踞伏地盘收赃

“蚂蚁搬家、老鼠偷粮”的方式,自然不能满足任骅等人的贪欲。任骅和祖道华等长期浸淫保安行业,逐渐操纵了拱墅区安保公司八成以上保安业务,年营业额流水高达2亿多元。手头握着这么大的业务体量,在与其他安保公司进行业务往来中,也牢牢掌握着主动权。

陈某是浙江某保安公司老板。2012年与任骅相识,当时还是杭州某物业公司的合伙人,因违法开展安保业务被查处。陈某华找到任骅,将公司业务挂靠在拱墅安保公司名下,继续给合同单位提供安保服务。

有了这次“患难”经历,他们之间慢慢建立了“真情”。

两人的利来利往之路从2015年起正式迈开。陈某公司因为资金短缺,一时发不出员工工资,于是向任骅借了40万元解燃眉之急。他们约定1.5分利息,每月按时付利息。至2019年3月,陈某华向任骅的借款额达到350万元。而这些钱,任骅以1分利息从其亲属朋友那里借得。低利息借来,高利息借出。数年下来,任骅获取利息差价43万元。

“陈某的公司借款在维系,万一哪天公司解散倒闭了,我借出的钱就‘打水漂’了。”任骅心里明白,得保证陈某的公司有序运转才有钱赚。于是,他悄悄把拱墅区安保公司的部分业务交给陈某做,让其多赚点钱来还清自己的债务。前后,他将近2000万元的业务交给陈某安保有限公司办理。

除此之外,祖道华为感谢任骅多年以来在工作上的帮助和关照,将其持有的某安保服务集团有限公司4%的股份(价值人民币72万元)送给任骅。有了股份自然也要“照顾”自己的公司,2015年至2019年,任骅、祖道华通过包含该安保公司的3家公司套取拱墅安保公司资金1087万元。

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2019年9月,任骅接受拱墅区纪委区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祖道华、黄加裕接受拱墅区监委监察调查。2020年3月,任骅、黄加裕被开除党籍并被移送司法机关。2021年3月,任骅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祖道华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100万元;黄加裕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犯罪所得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针对这一案件,杭州市拱墅区纪委监委向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党委下发《监察建议书》,指出“该系列案件涉及人员多、金额大,严重侵犯了国有企业资产利益,同时也充分暴露出你单位及下属企业在责任落实、制度建设、监督管理等方面存在漏洞……”对此,拱墅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召开廉政警示教育大会,公司党委及中层干部深入剖析任骅等人贪腐案的成因、管理的漏洞、整改的目标等,并签署年度党风廉政建设承诺书,不仅从落实企业主体责任不够严、落实监督责任不到位、相关制度不规范等内容进行了剖析,还从认真汲取经验教训、不断压实主体责任、着力推进制度落实等方面提出了整改措施。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