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功业贪尽毁
————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新案件警示录
【忏悔】
 
      2014 年 9 月 16 日,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决后张新不服,提起上诉。2015 年 1 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自1997年12月起,张新在先后担任杭州市建设委员会、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等单位相关领导职务期间,为请托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先后索取和非法收受请托人的财物共计人民币 1.24 亿余元;在收受请托人张某贿赂的同时,明知其所属... 详细>>
  张新,男,1960年5月3日出生,大学文化,1976年12月参军, 1986年11月转业,历任杭州市下城区委组织部干事,杭州市房管局组织处干事,宣传处副处长、处长,物业管理处处长,杭州市建委房地产开发处长兼市经济适用房建设中心主任;2008年4月以来任市房管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兼市经济租赁房建设管理中心主任。
     “半生功业贪尽毁,一分何求下九泉。”身陷囹圄的张新在悔恨中写下了这句话 。2014年9月16日,杭州市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新因受贿1.24亿余元,贪污1053万元,滥用职权导致国家数千万元损失,被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决后张新不服,提起上诉。2015年1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 详细>>
我的违纪违法就是伴随着手中的权力开始的
    我的违纪违法就是伴随着手中的权力开始的,而且与别人不同的是,我走上犯罪道路,是在一种心安理得、不知不觉中开始,从量的变化开始的。
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发生了巨大变化
    随着权力的聚集,来找我“抬”我的人多了,社会上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思潮完全在我思想深处扎了根,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追求富贵的贪婪与手中的权力发生结合,使我走上了严重犯罪的不归路。
是我自己把自己一步步推向了“绞刑架”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没有逃脱党和人民对我的审判,没能逃过我命中迟来的人生大劫。是我自己把自己一步步推向了“绞刑架”。我归根到底没有过好权力关,没有为人民掌好权、用好权、管好权。现在是到了人生绝路才真正领悟到“双刃剑”的真谛。
张新的忏悔
  我深感辜负了党和人民的培养和期望,对党和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真是悔恨交加、痛不欲生。我亲手把自己一步步推向断头台,使自己和爱人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真正体会到了撕心裂肺、心如刀绞的感受。 
  我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生在红旗下。我1976年底入伍,1986年转业到下城区委组织部。当兵十年间先后从事过报务员、武汉军区军医学校学员、助教、政治处干事等职,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我用火热的生活理想,打造了这段最难以忘怀的青春岁月。回到地方后,我先后在下城区委组织部、市房管局组织处、宣传处、团工委等,从事政工工作十几年时间。
  我担任市房管局第一任物业处处长是1997年底,任期内也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使杭州物业管理工作走在全国前列。但是随着成绩的取得,赞扬声多了,权力也大了,开发商主动来打交道的也多了起来。虽然自己也曾对一些老板送来的大额现金和劳力士手表拒收退还,但心里还是盘算着通过什么形式既安全又能赚钱,使自己家庭生活过得“富足”起来。其实自己极力想转岗干业务也有此目的,看到业务处长有人请,办起事情来呼风唤雨,深感羡慕。所以物业处建立之初,我就牢牢争取和抓住权力不放,并通过法规确定下来,使原来谁都看不上的物业处,成为权力和业务范围最大的处室之一,为捞取好处和生活腐化铺路。这时我不失时机开始关注投资炒卖房产,1998年初还少有人知道炒卖房产为何物时,我就在星洲花园买了套排屋,付定金4万元,半年多卖出赚了40万元。我当时很得意,错误地认为找到了一条不违纪违法的发财之路,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十几年来我先后违纪违法炒房20多套(包括一套经济适用房)。随着权力增加,接触和主动上门的女性也多了起来,这个时期我与多名女性发生了不正当两性关系,追求新鲜与刺激的腐化堕落的生活方式,还自誉为成功男人的标志。从物业处五年可充分看出,我违纪违法的开始,就是伴随着手中的权力开始,从违纪违法炒房开始,所以我走上犯罪道路与别人不同,是处于一种心安理得、不知不觉中开始,从量的变化开始。
  我是2002年初任市建委房开处处长的,当时有些灰心与伤感,认为自己事业干得这么辉煌还落了个平调。刚开始房开处的职能已非常弱化,没什么权力。我到任后一是通过立法强化职能,二是按照建委主要领导意见,研究建立经济适用房公开招投标机制,调动了社会各界力量投资保障房建设。这在当时确实解决了经济适用房投资难、建设周期长、开发商无积极性开发的三个老大难问题,使我市保障房建设工作走在了全国前列,老百姓也得到了实惠。但随着权力的聚集,来找我“抬”我的人多了,社会上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思潮完全在我思想深处扎了根,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追求富贵的贪婪与手中的权力发生结合,使我走上了严重犯罪的不归路。大约在2006年初我给张祖标越峰房地产公司提供方便后,就以借为名,实为受贿350万元。从这以后,凡帮过大忙的,我都以各种名义以权谋私受贿。在处室私设小金库后转为贪污,在个人生活上追求腐化堕落与奢侈,还涉足歌厅桑拿等色情场所,打高尔夫球并持有两张会员卡,参与赌博等,总之五花八门我样样有份,完全丧失了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底线与防线,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腐败分子。
  在建委工作这几年也体现了我的双重人生,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个方面我利用争取到的权力推进保障房的建设,造福百姓,另一方面我也利用权力以权谋私,贪污受贿;一方面我强化法制建设,依法行政,另一方面我又触犯党纪国法,违法乱纪;一方面我以正人君子形象教育手下,另一方面我生活腐化堕落,追求高档奢侈。我也在思考为什么我如此胆大妄为、不计后果、犯下滔天大罪,我总结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权力与贪婪,它让我贪得无厌四处伸手,后来直接跳下去做项目,想赚更多更大的利润,享受豪华的后半生;二是认为自己不出面,全部是董一麟的名义,有隐蔽性,说起来我只是帮帮朋友忙,只要董一麟不说,谁也不知道。三是认为有靠山(注:相关人员已另案处理)。
  我是2008年4月回房管局任副局长的。这并不是我的理想选择,只想干几年就提前退休。所以到局里后见到矛盾就推,不想多事。在房管局这几年,由于国家审计不断,对保障房建设和监管力度非常大,打击腐败的力度也非常大,所以我非常害怕,一方面把原来借的、受贿的钱赶紧还掉,另一方面想抓紧结束九堡经济适用房建设,等商铺卖得差不多我就退休,平安着陆。2008年、2010年和2012年这三年,市纪委、审计署驻长沙特派办都找我谈过多次话,我也感到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不断地欺骗组织,与同案人、家人、亲属、情人等建立攻守同盟,妄图蒙混过关,规避调查。我想如果今年(2012年)过关了,我明年就提前退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没有逃脱党和人民对我的审判,没能逃过我命中迟来的人生大劫。是我自己把自己一步步推向了“绞刑架”。我归根到底没有过好权力关,没有为人民掌好权、用好权、管好权。现在是到了人生绝路才真正领悟到“双刃剑”的真谛!从我个人违法犯罪的发展轨迹与心路历程来看,贯穿着一条主线,这就是我惨痛地面对灭顶之灾的真正原因——权力与贪婪。
  这段时间里,我常常回想到军旅生涯的激情岁月,回想起自己一步步奋斗成长,又一步步走向腐败与毁灭,常常夜不能眠,泪流满面。真是“半生功业贪尽毁,一分何求下九泉。”到了九泉之下一分钱也带不下去,我贪这么多干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