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沦为“信林系” 警惕公权变“私利”
来源:杭州廉政网    发布时间:2019-08-02 17:29:32

信林担保公司、信林资产评估事务所……案卷上,五家“信林系”企业赫然在目,其中既有国有参股公司,又有私人合伙企业。左手担保、右手借贷,沈国华的金融资本运作,将这些性质完全不同的企业变成了“亲兄弟”,最终也把自己送进了监狱的大门。

以国企为根“信林系”开枝散叶

沈国华原是浙江省林业基金管理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同时兼任省竹产业协会副秘书长。竹产业协会大部分资金由原省林业厅拨付,当时还承担了向浙江全省的林业小微企业提供部分贷款和担保服务。为了融资的市场化道路更加规范,2004年,原省林业厅决定成立浙江信林担保有限公司,由省竹产业协会作为发起人出资600万,其中200万直接来源于财政拨款,沈国华被委派担任信林担保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代表原林业厅经营管理国有资产。

背靠着林业厅这棵“大树”,沈国华的工作开展得顺风顺水。为了增强自己对企业的掌控,沈国华又邀请熟人、注册会计师全琪敏担任公司的副总经理。不仅如此,还借着“信林”的招牌,又先后成立了杭州信林资产评估咨询公司、浙江信林资产评估事务所等四家完全由自己掌控的公司。渐渐地,国有公司也变成了沈国华一个人说了算。

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中小企业普遍处于融资难、担保难的困境。在省中小企业局支持下,省担保业协会和省国家开发银行推出了担保企业“报团取暖”贷款合作项目。按规定,每笔贷款担保公司应低于市场价,仅向企业收取3%左右的担保费,以此扶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担保公司自身能获得政府一定金额的补助。沈国华既想信林担保公司获得政府补贴,又想自己获取私利,就动起了歪脑筋。他要求借款企业按市场价支付5%-6%的担保费,再通过拆分合同的方式,只将其中2%或者3%左右签约给信林担保公司,剩余部分签给了两人实际控制的信林资产评估事务所。

“这些担保业务基本不需要评估或者咨询这项工作的。实际就是采取评估费、咨询费的由头把本该给信林担保的钱拿到自己这。”江干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甚至信林担保的员工都不清楚信林评估是沈国华私人的企业,以为也是和信林担保一样的国有性质。

2009年至2012年期间,沈国华、全琪敏要求业务员以虚构“咨询费”、“评估费”名义,贪污了人民币160.1万元。

“一直以来,沈国华给我们灌输的理念就是民营企业,虽然协会占了一部分股份,但是我们当时的确没有把他当成国有企业。”浙江信林担保有限公司原出纳朱娟娟说。2006年至2007年期间,沈国华指使担保公司出纳的她,通过虚构员工工资、奖金等形式套取公款。

2015年底,在沈国华的指使下,朱娟娟将这笔款项人民币29万余元(其中利息4万6千余元)提取,并由沈国华、全琪敏、朱娟娟三人均分。

挪用公款开展高险高息借贷

信林担保作为国有参股企业,会拒绝一些高风险的客户,但是沈国华抵挡不住高风险带来的高利息诱惑。2007年2月,他和全琪敏以他人挂名的方式成立了杭州天森实业有限公司,展开了民间借贷业务。对于资金问题,他们则想到了挪用信林担保公司的公款。

直接将信林担保的钱借给天森的路走不通的情况下,他们想到了过桥,做一份虚假合同,将信林担保的钱借给某家事先说好的林业企业,等林业企业拿到钱后转账给天森公司。天森公司再加息放贷出去。

通过这种方式,沈国华共挪用公款放贷350万元。放贷的钱公家出,赚取的利息差却落入自己的腰包。

2011年,经浙江省林业厅和江干区政府同意后,从浙江省政府金融办获批了由信林担保公司作为浙江林业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主发起人的筹建运营方案。为了增加小额贷款公司的股份代持份额,沈国华伙同全琪敏又动起了挪用公款的念头。

2011年12月,沈国华采用第三方过桥借款的方式将信林担保公司账户内的公款人民币600万元汇入了某中介公司,并签订了相关的虚假借款合同,并指使全琪敏将这笔钱连同沈国华通过其他途径筹得的人民币100万元,作为入股小额贷款公司的验资。

身份错位终致牢狱之灾

“本身能力比较突出,在长期从事国有企业经营的过程中,慢慢身份缺失了。”江干区纪委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李达认为,沈国华将自己认同为一名企业主,使得他的价值观人生观出现了偏差。

沈国华在忏悔书里写道:对于我挪用公款、贪污公款的罪行,我感到非常后悔,非常自责。我对不起党组织多年来对我的培养,对不起各级领导对我的关心指导,也对不起我的家人。我无颜面对家中82岁的老父亲,18岁即将上大学的儿子,以及我的家人们。因为我个人的贪念,给他们造成了一生无法选择的伤痛!

2019年5月14日,沈国华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二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全琪敏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二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朱娟娟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背靠国企,沈国华运作着“信林系”5家公司,相似的企业名称混淆了外人的视线,也模糊了沈国华自己的法纪界限,把原本应该为企业服务的平台,变成了自己中饱私囊的猎场。权力的滥用,私欲的膨胀,使担保错了位,也使他原本的幸福人生偏离了轨道,终究难逃惩处,人财两空。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