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业观前面人,名位观后面人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4-26 10:25:31

如何正确对待名利名位,前人早给我们指出了方向方法。

明末清初沈捷在其所著《增订心相百二十善》中指出:“徳业观前面人,名位观后面人。”其意思是,德业多看超过自己的人,名位多看不如自己的人。换句话,就是多建立功业、少计较功名。

名位名利的确让人眼羡,欲想求之也无可厚非。但追求名位名利,决不能以失去德业功业为基础。古人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没有正确的名利观,就不可能更好地立功、立言、立德,也就很难有一番作为。是重德业,还是重名利,关乎一个人的为官修养、价值追求、人生境界。

近期报道的两位典型,都有着正确的名利观,颇值得党员干部认真学习。

一位是著名植物学家、已故复旦大学教授钟扬。钟扬33岁时,已是副厅级干部,他却放弃“大好前程”,做了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为的是做好自己的“种子事业”。援藏16年,钟扬奔走50万公里,采集上千种植物的4000万颗种子,为国家和人类储下丰富的“基因”宝藏。

另一位是因公牺牲的武汉市委原常委、组织部长杨汉军。他一辈子秉持一种理念,那就是“把官做淡、把事做精、把人做大”。他常说:“官当得再大,终有一天要退下来。回首往事,最令人欣慰的不是当年有多大权力,而是你为党和人民干了几件实事好事。”

这样的党员干部无愧于人民公仆、时代先锋、民族脊梁的称号。“让利精于取利,逃名巧于邀名。”党员干部的人生价值在于为人民做事,而不是为自己做官。官欲太盛,名利太重,势必分散为民造福、为民谋利的事业心责任感。一旦把全部心思和精力用在谋取官位、夺取名位上,各种不正之风、歪门邪道就会随之出现。《颜氏家训》有言:“上士忘名,中士立名,下士窃名。”只有那些不汲汲于名利、不戚戚于官大官小的党员干部,才能一心一意为党分忧、为国奉献、为民服务,从而留下政绩政声,赢得名望名声。

1957年1月,毛泽东同志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严厉批评道:“现在有些干部争名夺利、唯利是图。在评级过程中,有那样的人,升了一级不够,甚至升了两级还躲在床上哭鼻子,大概要升三级才起床。”“以前北洋军阀政府里有个内阁总理,叫唐绍仪,后头当了广东中山县的县长。旧社会的一个内阁总理可以去当县长,为什么我们的部长倒不能去当县长?我看,那些闹级别,升得降不得的人,在这一点上,还不如这个旧官僚。他们不是比艰苦,比多做工作少得享受,而是比阔气,比级别,比地位。”毛泽东同志当年的警示,依然值得今天的党员干部认真反思、深刻警醒。

新时代,党和国家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新阶段。随着全面改革的深入推进,一些单位的编制少了,官位少了。于是,就有一些人为名位名利争得不可开交,甚至到处拉关系、搭天线、找门路。殊不知,比官职更重要的是事业,比名利更重要的是功绩。“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事实证明,党和国家事业各条战线上灿若群星的杰出人才,都不是以官职而是以事功著称于世。正所谓,唯德业事业长留天地间。

“名是实之宾,无实何能名。”新时代是干事业、创功业的时代,而不是争名利、夺官位的时代。把功夫练到家,把功课做到极致,功名不请自来,功业也会被人们刻印在历史的功劳簿上。正如马克思所言:“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谋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我们就不会被任何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全人类所作出的牺牲;那时,我们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而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桑林峰)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