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人手记 | 一桌“久别餐”翻了“友谊船”
来源:桐庐县纪委    发布时间:2017-09-28 14:50:05

今年上半年,我通过严格的选调程序转任至桐庐县纪委派驻(出)机构工作,成为了一名“党的忠诚卫士”。

“亮哥,听说你转岗至县纪委都五个月了,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不把我当朋友啊,晚上一起吃饭。” 

一早到了办公室,五个多月没有联系的老友突然给我打来一个电话。好久未见的老友邀请小聚,我虽欣然答应,但还是习惯性地问:“在哪吃?吃什么?谁请客?”

“老地方,随便吃点,我请客,你怎么变的这么谨慎了?”老友的语气稍有不悦。

我笑着跟他解释说是职业习惯。聚餐地点就在我住宅小区边上,我走了一会儿便到了,未曾想老友却已在大厅等候多时。老友时间观念不强,印象中以迟到居多,今天却“一反常态”,这让我不免有点惊讶,但惊讶之余也未曾多想。

“服务员,冷菜热菜一起上!”老友对着服务员吩咐道。

按照老习惯,我们两个“好兄弟”在上菜前聊起了各自近况。

几分钟后,服务员开始上菜了,但意外得是一口气上了八道菜。

“是不是上错菜了?我们就两个人,怎么会上这么多菜?”我疑惑地问道。“没有错啊,是这位老板点的单,还差一个菜就上齐了!”服务员答。

此时,我的心里有点不安起来,便开玩笑似的问:“兄弟,咱们俩这才半年没联系,你就学会摆‘鸿门宴’了?今天你找我有什么事吧?”

老友眼中闪过一丝尴尬,“没什么事,有事也先把饭吃了再说。”听了他的话,我预感到不仅有事,而且可能事还不小。

“你还是直说吧,别搞得神神秘秘的。如果我能办到的,我一定会尽力帮忙。”

看我态度坚决,老友只好开口,“我公司与另一家公司有纠纷,对方告了我,如果输了官司我可就损失大了。我听说这个案件是王法官承办的,你不是和王法官关系好嘛,你帮帮忙打个招呼,如果能判我们赢最好,赢不了就拖他个一年半载得,我好准备后路!”

“我已经调离法院了,办案的事情,恕我无能为力啊。”我回答道。

老友一脸的不相信,他陪着笑说:“你才刚调走没多久嘛,当了那么多年法官,王法官又是你兄弟,总还要念几分旧情。再说你现在是纪委干部,专管他们的,你说他敢不卖你面子?”

听到这儿,我有些生气了,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我原来是法官不假,王法官也确实和我交情不浅,但法律规定法官独立办案,谁都不能干预。我现在身为纪委干部,更要严格要求自己,怎么能变相干预司法公正呢?这个招呼,我是真不能打!”

老友强压着一腔怒火,“咱们是多年的朋友,你不帮忙打招呼,我的公司就完蛋了,你真的见死不救?”

看着老友一脸的愤愤不平,我有点于心不忍,“你不是认识律师吗?你去找位负责的律师,好好准备应诉,别动其他歪脑筋。如果真的是你自己公司违约,该赔还是要赔的,争取调解结案。”

“服务员,买单!”老友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

“这次我来买吧!”我拦住了他,心平气和地说。

“原以为你是最靠得住的朋友,我第一时间来找你帮忙,但没想到连你都靠不住!”老友怒不可遏。

“你经营上违约了,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这次帮你打了招呼,对方企业怎么办?你要将心比心!”我耐心地劝道。

“别说得你大公无私的样子,对方企业又不是你开的,你帮他不帮我?”老友仍希望我帮忙打招呼。

“那你想过吗?作为纪检干部,我要是答应了你,插手司法机关工作,那就是违纪了,我又会有什么后果?”我平静地问他。

他一时语塞。

“我儿子刚刚上一年级,书包还是你送的,你希望他的爸爸犯错误、受处分吗?”

老友沉默不语,然后又深深地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老友离去的背影,我有些无奈,也许我俩的“友谊小船”就这么翻了,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我对得起自己的责任。

(桐庐县纪委、监委派驻第五纪检监察组 陈秋亮)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