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故事 | 一对爱党亲民、清白传家的“上城”父子兵
来源:上城区纪委    发布时间:2017-08-08 16:26:39

“有句古话叫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和儿子在上城区一起工作了十三年,去年还同时被评为杭州市服务保障G20峰会先进个人。”说起儿子,陈学友的自豪感难以掩饰。

陈学友今年59岁,现任杭州市上城区紫阳街道调研员,下个月退休。他儿子陈亮,在上城区城管局工作了十三年,现任清波街道城管行政执法中队长。在上城区,这对父子兵颇有名气。陈学友说,他们家的家规是爱党亲民、热情工作、清白做人。

人生履历 父子相似

参军、入党、转业、当城管,这对父子的人生经历简直如出一辙。

“我在省武警部队服役二十二年,军旅生涯培养了我爱党亲民、严守纪律、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转业后,我分配到紫阳街道,当时还以为基层锻炼几年总要调进机关,没想到一干就是二十多年。”陈学友在街道长期负责城管工作,只是当初他也没想到,儿子也会成为一名城管。

陈学友在基层工作了二十余年

“我干城管是因为我爸爸。”对于职业选择的初心,陈亮无法忘怀。“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让我有了一种顶天立地、安稳踏实的感觉,他经常跟我说城管工作,渐渐地就成了我职业上的引路人,所以我一转业就主动要求做基层城管工作。”通过十三年的职业经历,陈亮也渐渐给人一种“顶天立地,安稳踏实”的感觉。

满怀热情 勤奋工作

在清波中队,陈亮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2016年6月,正是服务保障G20杭州峰会的决战阶段,为了提升城市形象,陈亮没日没夜地扑在拆违工作上。一天深夜,正当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准备回家时,一阵剧痛从腹中袭来,经医生检查是腹膜炎,如果不及时治疗,就要恶化成肠穿孔。陈亮提出“挂一下盐水就好了”,但医生坚决不同意,最后组织上命令他住院手术治疗,他才不得不听命。在住院期间,陈亮每天请求同事来院讨论工作,把拆违的阵地延伸到了病床前。

陈亮在病床上和同事讨论工作

满怀热情,勤奋工作,陈亮拿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2016年,清波中队拆违500余处6000余平米,拆除非法广告牌1000余块,开展道路整治37次,处置无证无照固定餐饮28家,清理辖区卫生死角71处,明显改善了城市秩序及周边环境。2017年上半年,《杭州日报》公布了杭州市“无违建街道”拟入围名单,清波街道成为上城区唯一入围街道。

而本已退居二线陈学友,近几年也投入到了一项非常艰难的工作中——望南地块征收清零。这是上城区最大的城中村之一,4330户居民、29家企业,要“清零”谈何容易?“我想在退休前再为组织上做点事。”陈学友向街道领导主动请缨,“我年纪大,心态好,有经验。”

就这样,陈学友回到一线从事征收工作,并当选为紫阳街道现场动迁指挥部党支部书记。“征收一线人员一周工作六天,其中三个晚上必须加班,我这把年纪还能适应如此工作强度,其实靠的是理解。”陈学友表示,一是要理解政策,要知道征收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既要对党和政府负责,又要对被征收人负责;二是要理解群众,征收不是树敌而是交友,不能冷了群众的心,更不能为了指标一味蛮干。

凭着这样的心态和经验,陈学友饱含热情地投入征收工作,实现了自己退休前再为组织上做点事的心愿。今年6月30日,紫阳街道正式宣布提前完成清零任务。

清白家风 言传身教

“在我印象中,爸爸好像从来没有专门跟我讲过廉洁的大道理,但又随时都会通过一件件小事来教育我。”谈起家风家教,陈亮回忆了两个小故事。

有一次父子俩下班回家,父亲开车,儿子坐副驾驶。陈学友手机响了,为不影响驾驶,就让陈亮接听。接起电话,陈亮就吃了一惊。挂断后陈亮问:“老爸,你是不是出事情了,检察院叫你明天早上9点钟准时到。”

“我记得当时我爸爸就笑了,他说‘我是检察院的人民监督员,明天是要去开会的,你小子这么不信任我,老爸党龄比你年龄都大,是要清白退休的’。”陈亮说,他从这件小事感受到,身为公职人员,一定要严守党纪国法,否则连个电话都不敢接。

在陈亮刚当上执法中队副中队长时,有个老朋友坐了一次他的车,朋友下车后,陈亮发现后座上放着一个纸袋子,里面装着5条中华香烟,回家后他把这件事告诉了陈学友。“这事儿不对劲,肯定是他有求于你,你明天先把烟交给纪委。”陈学友马上做出了判断。果然不出所料,这个老朋友是陈亮所在中队的拆违对象。

退休前,陈学友和儿子合影

陈亮说,通过这件事,他们父子间更加相互信任,对于哪些是廉洁、哪些是腐败,总有一种无声的默契。这种默契也让陈学友对儿子信心十足:“我们这对‘上城父子兵’能够一起为党和人民工作,是我陈家的荣幸,希望儿子在任何时候都能爱党亲民、热情工作、清白做人,把我们的家风代代传下去。”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